Kise家的媛儿

枪纵然强悍,最美的依然是玫瑰。

做了个梦,醒来突然认为越前龙马应该会喜欢比自己大的女生。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7、


临近比赛,帝光篮球部的训练越发严格。黄濑半弯着腰急促喘着气,他也不管运动后猛喝水对身体不好,一口气就灌下大半瓶。


黄濑看向休息区,随后不爽地皱起了眉。蔷若拿着一叠资料和赤司坐在一起,她指着资料说着什么,不时扭头看向赤司,赤司时而点头沉思,时而微笑回应。两人从训练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。


啧,距离太近了。


黄濑知道,为了应对比赛,蔷若和赤司在制定相应的训练计划。但看到蔷若和别人愉快的交谈,心里就是不爽,哪怕对方是自己尊敬的队长。


烦躁。


最后黄濑干脆走上前去,站在了他们面前。突来的阴影遮住了二人的视线。


赤司抬头看到来人,“凉太,和大辉比完了?”


“嗯。”语气听不出情绪。


“结果怎么样?”蔷若问道。


“输了。”语气依然没有波动,连平时不甘心的情绪都没有。


“没关系,继续努力。”蔷若笑笑。


“……”


和青峰one on one,虽然自己从来没赢过,但今天的状态却格外差,输得极快,连青峰都忍不住问了句,“黄濑你是病了还是傻了?”


黄濑没生病,也没傻。只不过是某些人的举动让他感到很烦躁而已。


“嗯?”蔷若正准备继续和赤司讨论训练计划,却看到黄濑依然站在面前,不说话也不离开,眼睛盯着自己,她疑惑的问道,“黄濑君还有事吗?”


黄濑眼睛一眯,这话他听了很不舒服,就好像是自己很碍事,她要赶自己走一样。


心情不爽,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去,“怎么?我站在这里妨碍到你们了?”


不过话一脱口黄濑就反应过来了,他简直想打自己脸。人家那是在讨论正事,自己反而无理取闹了。


黄濑语气里的火药味十足,这下不仅是蔷若,连赤司都疑惑的看了看黄濑。不过赤司随即眉毛一挑,像是明白了什么,不动声色的淡淡一笑。


“哈哈开玩笑的,我的演技不错吧?”黄濑只能这么硬扯解释了。


“什么嘛,我还以为自己哪里惹你生气了呢。”蔷若闻言松了一口气,“黄濑君刚才可是一脸我惹你不高兴了的表情呢。”


……


是她太敏锐还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?黄濑心里很惊讶。


而黄濑的反应,赤司都看在了眼里。


原来如此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训练结束,一行人走在校园里。赤司先是看了看习惯性走在蔷若身边的黄濑,然后把目光移到了蔷若身上,问道:“酒井同学,周六你有时间吗?”


蔷若还没反应,黄濑却因为这话顿时停住了脚步,诧异的看向赤司。


“什么?”蔷若有点惊讶。


赤司微微一笑重复,“周六你有时间吗?我想请你来家里做客。”他笑容愈发变深,视线扫过黄濑后又回到蔷若身上,“小奇想见你。”


“原来是小奇啊……”蔷若想到了那个可爱的,软软的银发小男孩。


“是的,他天天吵着要见你呢,连我的话都不听了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蔷若看起来有些为难,小奇这孩子她很喜欢,也很愿意陪他玩,但毕竟是赤司家,她和赤司并不熟,去了会很尴尬吧。


先是黄濑君,再是赤司君,难道奇迹的时代都喜欢在家里招待人?


赤司像是看出了蔷若心里的顾虑,干脆的说道:“没关系的,酒井同学不用担心尴尬,而且小奇很期待能和你再次见面。”


“好吧……那周六就打扰赤司君了。”


“哪里,酒井同学能答应,我和小奇都很高兴。”


黄濑在旁边听得一脸错愕。


什么情况?谁是小奇?他俩什么时候那么熟了?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?为什么小赤司会邀请小蔷若去他家?为什么他觉得小赤司笑得那么意味深长?


为什么……自己会那么不安?


到了路口,赤司和他们分开走向另一条路,留下了黄濑和蔷若。


黄濑看着身边的蔷若,话终究没忍住:“小蔷若,你和小赤司之间是什么回事?”


黄濑的语气有点急切,捏住蔷若肩膀的手也有些用力,蔷若眨眨眼,却噗嗤一声笑了,“黄濑君,你知不知道,你这简直就像是发现了情人有外遇后生气质问的样子……”


蔷若根本没注意到,自己的言语已经超越了朋友之间的玩笑。


蔷若的话让黄濑一震,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喜悦和复杂,他还没来及说些什么,蔷若就开始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“是这样的……”


原来是这样。黄濑终于知道了。


但是,黄濑总觉得,并不是小奇想见蔷若,或者说,不完全是小奇想见蔷若。


他的直觉认为,赤司征十郎是有私心的。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6、


黄濑又在神游了。


右手张开又握紧,黄濑回味着早上和蔷若手牵手一路狂奔的触感和刺激。他转头向右看向那个让自己走神的始作俑者——酒井蔷若,人家倒是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在专心听课。


他完全不知道酒井蔷若早上为什么会等自己,只知道手被拉住时自己加速的心跳,每一下都在叫嚷着内心的兴奋。


黄濑不禁摇头苦笑,自己也太逊了,亏得之前还游刃有余的穿梭在众多女生之间,现在竟然完全被牵着鼻子走。


黄濑现在发现了,酒井蔷若的身上,有着一种淡淡的朦胧的吸引力,而恰恰自己对这种吸引力毫无抗体。这种吸引力会慢慢侵蚀进他的大脑,逐渐掌控着他的喜怒哀乐。就如同慢性毒药,虽不像急性毒药一样瞬间致命,但却能温水煮青蛙,一点点蚕食人的生命力,直到人束手无策。


明明是计划让蔷若喜欢上自己的,自己怎么反而变成这样了?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自从发现帝光食堂的饭菜出乎意料的好吃后,蔷若就放弃了面包,每天和黄濑在这里解决午饭问题。但今天的黄濑却不怎么有胃口,因为他心里有个疑问。


数次欲言又止,黄濑终究没忍住。


“那个,小蔷若……”


“嗯?”蔷若把注意力从炒面转移到了黄濑身上。


“那个……”黄濑觉得自己该去补习国文了,他试图旁敲侧击,却找不到合适的用词,最后只能直接问了出来,“小蔷若今天早上为什么会等我?”


“嗯,为什么会等你啊……”蔷若注意力彻底从炒面上移开了,她单手支着下巴看向对方,黄濑的眼睛一眨不眨,金色的眼瞳里闪烁着疑惑,又带有一丝小小的期待。


蔷若咧开嘴笑了,手指一绕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又指了指黄濑,“因为我梦到黄濑君了。”


“梦到我了?”黄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原因。


“是啊。”


“呃……”黄濑眨了眨眼睛,试探着问道,“梦到我什么了?”


“梦到你什么了……”蔷若呢喃着,她想起了那个梦。


梦里,黄濑伸手扶住了蔷若的后脑,温柔把她拉向自己,随着一丝宠溺的笑容越来越近,黄濑温热的鼻息轻轻喷到了蔷若的脸上。黄濑吻上了她的唇,从一下一下的辗转厮磨,到越发激烈的啃噬深吻。梦的最后,蔷若听到自己带着哭腔,对着眼前的金发男人说着:“我喜欢你”。


为什么会梦到和黄濑君接吻?为什么会梦到对黄濑君告白?为什么梦醒后红透了脸?


蔷若既惊讶又疑惑。


但有一点她很清楚,就是在梦醒的一瞬间,自己很想见到黄濑凉太。


梦里梦到的人,醒来就该去见他。


所以她去等了黄濑。


看着黄濑一副好奇的样子,蔷若终究没有说出自己的梦境。她只是笑了笑,对着黄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“这是秘密。”


“这算什么回答嘛……”黄濑不满地说着,看着蔷若无视自己继续吃饭时,他知道自己是得不到答案了。


不过算了,自己能出现在对方梦里,已经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了。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5、


黄濑凉太走在去学校的路上,莫名有种想翘课的念头。


理由是,他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酒井蔷若。


其实黄濑心里清楚,先不说那位幸村精市不是蔷若的男友,就算是,蔷若也没有哪里做错。毕竟酒井蔷若不是黄濑的什么人,她有自己的社交圈,她可以选择去和谁关系更加亲密。


简单粗暴,就是一句话,酒井蔷若要和谁好,关黄濑凉太屁事?


但人往往就是这样,虽然理智上承认,但情感上就是接受不了。


所以整个周天黄濑都处于一种轻度烦躁的状态,虽不至于影响到日常生活,但这种情况却更加闹心。就好比有时人们宁愿选择肚子狠狠的绞痛,也不想隐隐约约的持续腹痛搅得人坐立不安。


手机屏幕亮起又变暗,变暗又亮起,他却始终找不到正当理由去联系酒井蔷若。


黄濑在这时,突然很佩服那些在各种场合用各种理由对自己告白的女生,在她们那看似无谋的举动背后,也许隐藏了巨大的勇气。


现在轮到自己纠结了,难道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吗?


“早上好,黄濑君。”


听到有人在叫他,黄濑朝向声源看去。


“小蔷若?”


没错,面前的人,就是让黄濑苦恼了一整天的罪魁祸首——酒井蔷若。


看着蔷若在对自己笑,黄濑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她在向自己问好,急忙回道:“早上好,小蔷若,这么巧啊。”


“一点也不巧,”酒井蔷若脑袋一歪,冲着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,“我在等你。”


“你在等我?”黄濑睁大了那双迷人的金色眼睛,蔷若的回答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
“是啊,怎么?黄濑君不高兴?”


“啊?”


黄濑大脑一时卡壳了,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,“怎么会呢,能和小蔷若一起上学我很开心哦。”


“黄濑君开心就好,”蔷若笑得眼都眯起来了,但转眼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,突然神色大变,“不好了黄濑君!”


黄濑一怔,“怎么了?”


然而黄濑没等到蔷若的回答,他等到的是一连串动作。


蔷若右手把背包甩在了肩膀上,左手迅速拉起黄濑的右手,猛的向前窜出去。


黄濑没有防备,被这一拽一跑,身体哐了一下,头差点栽到地上。


不过奇迹的时代的身体素质不是说着玩的,黄濑身体马上就平衡了下来,“怎么了小蔷若?”


“都是黄濑君的错!我忘了这周是我值日了!”蔷若头也不回的喊道。


“怎么是我的错了?我可不知道今天你要等我啊。”黄濑在心里吐槽,脸上灿烂的笑容却暴露了他的好心情。大长腿一迈,黄濑轻易超过了蔷若,反手将她的手紧紧抓在了手里,“那确实很糟!我们要快点跑啦!”


事情很糟?未必吧。


温暖的阳光,阳光下的二人,紧紧牵住的手,洋溢在脸上的笑容。


一点也不糟。


很美好。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4、


迅速果断,有条不紊。这是赤司征十郎的行事准则。


赤司征十郎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,做什么事都胸有成竹,一切都按计划进行。


这个下午也是,赤司空出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用来阅读,这是他的放松方式。


然而阅读没开始多久,电话响了,里面是佣人惊慌失措的声音:“少爷!不……不好了!奇少爷走丢了!”


赤司神情猛地一怔,语气严厉的问道:“你告诉我,什么叫走丢了?”


听到赤司寒如严冬的嗓音,电话那端的佣人双腿一软,险些跪在地上。赤司虽然还没有掌握家业,但未来家主的气势已经开始展露出来。


“对……对不起少爷,奇少爷刚才说要上厕所,我们就在门口等着,过了一阵子还没出来,我们进去时人已经不见了,只剩厕所的窗户是开着的。”


听到佣人这样说,赤司反而放心了下来。听这情况,这并不是绑架或拐卖,只是小奇自己偷溜去玩了。小奇从小就跟着爷爷学功夫,翻窗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
不过也不能完全放心,毕竟只是一个10岁的孩子。赤司对着电话说,“你们分头去找,去那些热闹娱乐的场所,那孩子心野胆大,一定是撇下你们去玩了,有什么情况随时和我联系。”


“是!”


不等人找到,赤司的手机打进来了一个陌生电话,一接电话是小奇,这小子居然跑到游戏厅去了,还在偷跑途中认识了一个“大姐姐”。


“你待在那里不要走,我去接你。”赤司挂掉电话,随即让司机出发去接这个让人头疼的表弟。


然而到了目的地,赤司却意外的看到了惊喜。


“赤司君?”


看着面前惊讶的人,赤司被调皮表弟搞糟的心情神奇般的变好了,他笑着说道:“你好酒井同学,没想到表弟口中的‘大姐姐’就是你。”


“啊……你好赤司君,没想到他嘴里的‘征哥哥’就是你。”


银发男孩左瞧瞧右瞧瞧,“诶?!你们认识?”



————


缠不住男孩还没玩够,赤司和蔷若只能坐在休息区,看着男孩继续疯去了。


“酒井同学怎么会碰到小奇的呢?”赤司好奇的问道。


“这个啊,现在想想还是很莫名其妙呢。”蔷若眯眼一笑,“在车站我刚送完朋友,就被这个小家伙抱住了,还说了一大堆‘老姐你终于来了快带我吃饭’的话,我都被他搞懵了。要送他回家吧,他还不愿意,只能和他打了个赌,他输了后才乖乖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
“嗯?打的什么赌?”


“射击。我们比赛用枪打气球,谁打中的多谁赢。”


“小奇输了?”赤司心里很惊讶,小奇他是知道的,因为跟着爷爷的原因,他从小就浸在功夫武艺里,射气球这种事,不说全中,中的十之八九还是非常容易的。


“是啊,他输了后还使劲踢了垃圾桶呢,结果自己还疼得要命,可爱死了。”蔷若又想到了当时的情景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
“啊!大姐姐你竟然在背后揭我短!”男孩听到两人对话,游戏也不玩了,就窜了过来。


“征哥哥,这根本就不怪我!她一看就是练过的,30发全中,中间都不带停顿的!”像是要挽回自己的面子,男孩抓起赤司的袖子猛摇,急切的解释道。


“哦?”赤司一挑眉,无视了男孩对蔷若说着,“酒井同学有专门练过射击吗?”


“专门倒是不至于,”蔷若摆手否认,“只是小时候父母忙,隔壁大哥哥就经常带我四处乱逛,所以多少会了点。”


“是吗?”赤司微微一笑,“先是潇洒的爬树喂小鸟,再是射击秒杀了小奇,”赤司看向蔷若,眼神里有着满满的欣赏,和隐藏在欣赏后的淡淡柔情,他轻轻说着:“你到底还要给我多少惊喜呢?”


赤司的话让蔷薇一愣,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赤司说的是哪件事,尴尬的说:“原来那天赤司君看到我了啊……”


“是的,我看到了。”赤司点头承认,“酒井同学爬树的动作干脆利落,非常漂亮。”


明明赤司嘴里说的全是褒义词,蔷若心里却十分郁闷。好好的淑女形象丢了,在人家眼里变成了假小子,而且这个“人家”,还是沉稳的篮球部部长。


其实蔷若根本不需担心,她的“假小子”行为,丝毫没有让赤司对她产生偏见,反而让赤司对她多了很多好感。


调皮的男孩终于玩累了。


“酒井同学,谢谢你今天陪小奇。”


“赤司君太客气了,和小奇在一起我也很开心。”


男孩这时走向蔷若,蔷若弯下腰。


“大姐姐,我叫风间奇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呢。”


蔷若再次摸了摸男孩软软的银发,“风间奇,小奇。”蔷若凑近小奇笑着说,“我叫酒井蔷若,你可以叫我蔷若姐姐。”


“吧唧”一声,小奇重重的亲了一下蔷若的脸,“我记住了,蔷若姐姐,你要遵守约定,还要带我出去玩。”


男孩明显透露出来的喜欢让蔷若咯咯一笑,她轻轻吻了下男孩的脸蛋,刮了刮男孩小巧精致的鼻子,“好的,小小男子汉。”


赤司征十郎在这一瞬间,竟然有些羡慕这个10岁的表弟。
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3、


看着载着精市的车逐渐开远,蔷若怅然若失。


转身要出车站时,蔷若的腰被一下抱住了,她吓得一回头,却看到是一个银发的小男孩,看样子应该10岁左右。


“哎呀老姐,你终于来接我了!我都快饿死了,快带我去吃饭!”银发小男孩急切地说着,但却让蔷若发了懵。


她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小男孩。


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询问,小男孩一把抓住她的手跑了起来,蔷若被带的一踉跄,“喂孩子,你等一下……”


小男孩没有理他,明明只是个孩子,手的力量却很大,奔跑的速度更是惊人,简直像是狼在狩猎一样,蔷若一时竟然挣脱不开。


亏得自己平时有锻炼,不然要是追不上一个孩子,被人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。


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这孩子到底是谁?


还没等蔷若再次发问,跑出车站的小男孩猛的一停把蔷若的手甩了出去,蔷若一个没留神,差点扑到马路上。她有点恼怒,莫名其妙的被拉着跑,又莫名其妙被甩开,换成谁都会生气。


然而还没等她发作,就听到小男孩嗤笑的讽刺,“我说这位姐姐,你也太弱了吧。”眉毛一挑,双手插裤子口袋,完全不像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孩子,反倒更像一个十七八岁小流氓。


“……”如果情绪能实体化,一定可以看到蔷若头上冒着大大红红的怒气。


“呼……”算了,不能和小孩子计较,蔷若缓了缓内心的情绪,摸了摸他的银发,出乎意料的柔软,和男孩带刺的语气完全不相符,“小朋友,这样说话很没有礼貌哦,我可是被你拉着跑了一路,你把我吓了一跳,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”


“别随便摸我头发。”男孩一甩头,避开了蔷若的手,“还有,不要拿我当小孩子,我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!”男孩双手叉腰,大大的猫眼不满的瞪着蔷若。


哎呦,炸毛了,简直和猫一个脾性。蔷若心里偷笑,“好吧,你是小小男子汉,那么,你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吗?”


“先不管这个。”男孩下巴抬起,冲着蔷若说,“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。”


“嗯?”蔷若询问的看过去。


“我饿了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说,我饿了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所以说,我爸妈有事要出国一阵子,就把我扔在表哥家了,可是他家的佣人简直就是跟屁虫,好好的玩耍都被打扰了,所以在车站我就趁着上厕所的机会从窗户溜了。”男孩一边狼吞虎咽的塞着汉堡,一边说着。


“……”敢情是一个偷跑出来的小少爷,蔷若完全能想象出一群人着急寻找男孩的样子。


“这样可不行,你的家人会担心的。”蔷若站了起来,拉起男孩的手,“你家在哪里,我送你回家。”


“我不回家!”男孩大声叫着,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。


“不好意思,他是我弟弟,太任性了玩疯了不愿回家。”蔷若抱歉地对周围人说道。


“听话,你一个人跑出来家里人会担心的。”蔷若苦口婆心的低声劝着,不禁扶起了额头,“再说,你胆子也太大了,就不怕我把你拐了去?”


“嘿嘿……”男孩抹了抹嘴巴,“我已经是男子汉了,我会看人,我知道你不是坏人。”


难道我脸上写着“好人”两字?


“那还真是谢谢你的信任。但是……”蔷若语气严肃,对着男孩郑重说道,“偷跑出来让家人担心是不对的,既然你是男子汉,这一点应该更清楚。”


“切,女人就是啰嗦……”


蔷若哭笑不得,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孩子吐槽了。


“好吧我知道了。”男孩把汉堡一放,“我可以回去,但是……”大大的猫眼眯了起来,却仍然透露出一丝狡猾,“你必须和我比赛,你赢了我就跟你回去。”


比赛?


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我们来比射击。”男孩带着蔷若来到一家游戏厅,在一个射击气球的地方停了下来,他自信的扬了扬下巴,“怎么样?你只要赢过我,我就乖乖跟你回去。”


蔷若看了看自信满满的男孩,又看了看面前的游戏枪支,和远处贴在墙上的气球,眉头一挑,“你对射击很有自信?”


“没错!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”男孩抬头看向蔷若,一双猫眼里满是不屑,“如果不敢,你就不准再管我,我要自己好好玩个够!”


好一个嚣张的小家伙。


“好,我接受挑战。同样的,如果你输了,你必须乖乖让我送回家。”


“放心,男子汉说话算话!30发子弹,打中气球多的人赢。”说着男孩握住了机械枪,明明是小小的身体,却已经透露出了稚嫩的霸道。


30发26中,连游戏厅的老板都连连赞叹,一个小孩子竟然有那么精准的射击水平。



“该你了。”男孩下巴一扬,挑衅的看着蔷若,“不过你也可以直接投降。”


嚣张可爱的小家伙。蔷若笑着摇头,“男子汉要说话算数哦。”拿起机械枪,瞄准,射击。


30发全中。中间没有一丝停顿。


男孩直接傻了,“你你你……”说了半天,愣是吐不出一句全话。


“小家伙,你输了。”蔷若弯下腰,对着男孩狡黠一笑,“教给你一件事,在宣战之前,一定要清楚对方的实力。”


从小就跟着隔壁的潇洒哥哥闯东跑西,蔷若对于这些娱乐项目,不说完全精通,也可以秒杀大部分人了。


“砰……”男孩泄愤的踢了踢垃圾桶,结果却撞得自己脚疼,疼痛加委屈直接让他红了眼睛。


蔷若不禁叹气,“乖,你跑出来那么久,家人一定非常担心,我送你回家,如果你家人同意,下次我还陪你一起玩。”手再次摸上了柔软的银发,这次没有被拒绝。


“那,那说好了。”男孩委屈的大眼睛看过来,手拉住蔷若的袖口晃了晃,“你不许食言。”


“好。”蔷若看着面前软软的男孩,坦诚又可爱,完全不见刚才嚣张臭屁的样子,心里一暖,轻轻抱了抱男孩。


“征哥哥,我现在和一个大姐姐在一起……你放心,她不是坏人。”男孩偷偷快速瞄了一眼蔷若,小模样引得蔷若轻笑,“她会送我回家,你不要着急……啊?哦,哦,好的。我知道了征哥哥。”说完男孩挂了电话,把手机还给了蔷若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表哥说让我在这里等他,他会来接我。”小手不安的一直在动,男孩似乎很怕他的那位表哥。


“没关系……”蔷若捏了捏男孩的手指,“我陪你一起等。”


男孩的表哥动作很快,没过多久男孩就站起来,冲着前方喊到:“征哥哥,我在这里。”


蔷若也随之看过去,看清来人时却是一愣。


“赤司君?”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2、


“蔷若,你看这两个护腕,哪个颜色好看?”精市手里拿着两个护腕,一个紫色一个黄色。


这里是体育用品店,精市让蔷若帮忙挑选,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习惯。


“嗯……黄色的好看。”


明明拥有着蓝紫色头发和眼瞳的少年,选紫色护腕会更合适一点。


听到蔷若选择黄色,幸村精市手不由一抖,他盯着蔷若,眼神里有震惊,有怀疑,也有一闪而过的痛苦,像是要用目光在蔷若身上烫出一个洞。


幸村精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讨厌过黄色。


黄色,他不得不联想到昨天见到的黄濑凉太。那个和蔷若微笑着手牵手同行的男人。


幸村精市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缺水了,因为他现在觉得张嘴说话是那么困难,仿佛只要一出声,就会有刀子一下一下的割在喉咙深处。


“为什么?”这三个字像是从唇缝硬挤出来的。


“嗯?为什么选黄色吗?”蔷若没有注意到精市的异常,“其实我也说不清楚,就是觉得黄色很有活力很亮眼,能亮到人的心里,让人很开心。”


“呵……是吗?”幸村精市苦笑,他拿起黄色的护腕,“确实是很亮眼的颜色呢,比起紫色的冷,黄色应该会更让人感觉到温暖吧。但是……”


幸村精市手掌猛的攥紧,黄色护腕被挤压在手心里,“但是蔷若你知道吗?紫色也想做能温暖人心的颜色啊。”


“哈哈,精市你的脑洞好大,明明只是护腕的颜色而已,居然扯到了温暖人心上,该说不愧是品学兼优的立海大网球部部长吗?”蔷若似乎觉得精市的话很有意思,被逗的笑个不停。


她笑,精市却没好心情陪她一起笑,他在很努力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刺痛和嫉妒。


“我们走吧。”精市把两个护腕都放下,哪个颜色都没有买,直接走出了商店。蔷若问道时,他也只是说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护腕备份,不需要再买了。


你为我选的护腕上有着别人的影子,这让我如何受得了?




车站里,马上就要开车了。蔷若看着精市,嘴里念叨不停,“精市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,一定要听医生的话,不能私自加练,身体不舒服了一定要去医院,定期要做检查,不能因为我不在就不去了,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和我联系,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去的,还有……”


“蔷若……”幸村精市摸了摸蔷若的头发,打断了她的话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,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
“哼,不解人意!”蔷若抬手把精市的手拨了下来,“我是担心你!”


不解人意的到底是谁呢?幸村精市在心里叹气,却终究没再反驳什么,只是笑了笑说,“我知道,谢谢你蔷若。”




幸村精市已经走进了车厢,下一秒却突然回头跑了过来,他抱了抱还没来及发问的蔷若,然后轻轻吻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
“蔷若,不要忘了我。”语气充满了脆弱和请求。


蔷若不知道精市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说出这句话,但直觉告诉她,自己肯定让精市难过了。看到精市这样,蔷若心里也是发酸,她回抱过去,郑重认真的承诺:“酒井蔷若这一辈子,都不会忘记幸村精市。”


这就够了。


精市抱着蔷若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流下了一滴泪,泪里是苦涩,也是幸福。


蔷若,你喜欢别人也没关系,只要在你心里,还有一处小小的位置属于我,只要我还能看着你,就够了。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1、


“蔷若,我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呢?”


幸村精市坐在沙发上,蔷若躺在他的腿上,微眯着眼睛轻轻地蹭着精市的小腹,像只吃饱后享受的闭眼撒娇的小猫。精市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蔷若的头发,呢喃地问道。


“什么关系?”蔷若睁开眼睛,慵懒地状态散去,透露出了迷茫。


“是啊,我们是什么关系?”精市嘴里问着,却并没有看向蔷若。他看着周围,蔷若东京的家,不是他熟悉的样子。而蔷若和黄濑凉太在一起时牵在一起的手,洋溢在脸上的笑容,更加让精市陌生。


他太了解蔷若了,知道蔷若并不是一个轻易亲近别人的人。他开始害怕。


他心里清楚的,蔷若对他的感情比起喜欢,依赖和习惯占得更多。是他故意潜移默化的让蔷若以为那是爱情,更是在那个晚上,利用自己的病情,把蔷若留在了自己身边。


本来精市以为,蔷若心里会一直只有他一个人,但是今天见到黄濑凉太后,他知道事情已经脱离了控制,也许蔷若眼里已经占了别人,尽管这个傻姑娘自己根本没有察觉。


“精市,精市……”见对方不理睬,蔷若干脆坐了起来,手在精市面前晃来晃去,“喂,精市……你犯傻了?”


思绪被打断,精市看向蔷若,她正噘着嘴不满的看着自己。这么可爱的人儿,怎么舍得让给别人?


幸村精市眼睛一眯,猛得一推,狠狠的把蔷若压在了自己身下,蔷若的头撞到了沙发的扶手,不由痛呼出声。而精市已经管不得这些了,他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,凶狠的吻上蔷若的唇。


“等……精市等等……”蔷若在唇齿相融中艰难的说道,下意识伸手想推开他,然而对方却霸道的用左手把自己的双手按到了头顶,右手更是在撕扯自己的衬衫扣子。


“!”蔷若心里一惊,开始使劲挣扎,然而她越是反抗,精市的力道就越大,他再也没有耐心去一颗颗把纽扣解开,直接把衬衫往上一推,唇接着就落了下来。


现在的精市很不对劲,很痛苦。察觉到这点,蔷若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,她小心的,软软的问道,“精市,你怎么了?”


听到蔷若温柔的试探,幸村精市停了下来,他看向蔷若,眼神里有挣扎,有依赖,有情欲,更有痛苦,那眼神太深情太复杂,蔷若看不懂。


“没事的,我在这,我在这呢。”轻轻抚摸着少年蓝紫色的头发,蔷若试探的坐了起来,唇瓣贴上了精市冰冷的额头,这一点点的温暖,直接让幸村精市落了泪。


蔷若,我好爱你,不要爱上别人好不好。


这话终究没能说出口,幸村精市只是颤抖着,慢慢的,又宛如祈祷般的,把酒井蔷若抱在了怀里。


我们是什么关系都可以,只要我能在你身边。


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10、


眼看两人的唇已经相隔不到五公分,连对方的呼吸都能清晰感觉到时,“砰!”突然一声把两人都吓得一激灵,原来是蛋卷把果盘打翻了,苹果滚了一地。


蔷若终于反应了过来,一把就把黄濑推了出去,尴尬的站起来,故作镇定地说着:“蛋卷真是调皮,这些苹果要重新洗了。”


“啊……对,对啊,看来我得好好教训教训蛋卷了。”黄濑刚才的冲动和勇气也被蛋卷这么一吓,消失的一干二净,只能懊恼的顺着蔷若的话说道。


“黄濑君,时间不早了,我就不打扰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蔷若鞠了个躬,转身就要出门。


“等等!”黄濑一急,猛的拉住了蔷若的胳膊,动作大到让蔷若撞到了自己怀里。黄濑立刻紧紧抱住了蔷若,不让她挣脱。


“黄濑君,请松开我,你弄疼我了。”蔷若挣扎着说道。


“抱歉小蔷若!”黄濑立刻松开了手臂,但是仍把蔷若困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,不让她跑掉。


“小蔷若,我刚才不是故意的,不不不!我是故意的!哎呀不是!我是说,我的意思是……刚才我实在是情不自禁……对不起,请你不要生气,不要走,不要不理我……”黄濑的声音越来越低,头也垂了下去,看起来非常沮丧。


这算什么?明明是自己更吃亏,为什么黄濑看上去比自己还要难过?蔷若在心里叹气,但是看着黄濑的样子,实在是不忍心责备他,只能无奈说道:“黄濑君,你不要这样,我没有生气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黄濑猛的抬头看向蔷若,但马上又苦笑说,“小蔷若只是在安慰我罢了,不然你不会急着走,你走了就不会再理我了。”


“黄濑君,不是你想的这样,是时候不早了,我确实该回家了而已。”蔷若十分头疼,完全没想到万花丛中过的黄濑还有着这样的一面。


“是吗?那我送小蔷若回家可以吧?”黄濑直勾勾的看着蔷若,有种蔷若只要不答应,就是她生气了的意思。


“……”


仍然直勾勾的看着。


“好吧……”蔷若妥协了。


一路无话,黄濑不知道说什么,蔷若是什么都不想说。


走到人民公园的喷泉旁,蔷若实在是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,转身说道:“黄濑君,谢谢你送到这里,过了前面的马路就是我家了,就不麻烦你送到楼下了。”


黄濑一下就急了,“不行!说了送你到家门口的,小蔷若你不能说话不算数,我知道是我错了,对不起……”


“知道了黄濑君,我们走吧。”蔷若直接打断了黄濑的话。


为了让黄濑相信自己没有生气,蔷若直接牵起了黄濑的手,无奈的说道,“黄濑君,这次总该相信我没生气了吧。”她感觉头更疼了,黄濑怎么比小孩子还难哄。


看着自己的手,被小出好几号的手牵着,黄濑竟然感觉到了安心。他开始搞不懂自己了。明明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征服欲,只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而已,但是为什么真的对酒井蔷若有了感觉?


她笑自己会开心,她害羞自己会想吻她,她转身走自己会害怕,她让自己离开会难过,他牵着自己的手会感到安心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
黄濑凉太,你真的喜欢上她了吗?


“蔷若……”


正当黄濑心乱如麻的时候,他听到了一个男人叫着蔷若的名字。而蔷若听到这声音后猛一回头,马上就把黄濑的手松开了,嘴里激动的吐出了一个名字:“精市!”


这是黄濑凉太从来没见过的酒井蔷若,眉眼含笑却又湿润,眼神灵动地就像平静的湖面激起了浪花,她在笑,眼睛里又像是有泪花闪过,但可以肯定,那完全是喜极而泣的泪花。


黄濑又把目光转向说话的男人,蓝紫色微卷的头发,温柔的眼神和笑容,就算以黄濑模特的眼光来看,这男人也长得分外好看。


而这个好看的男人,正朝向黄濑和蔷若走来。


“精市,你怎么到东京来了?U-17结束了吗?”蔷若看到男人后,连眼神都在放光,闪得黄濑心里微微刺痛。


“没呢,只是想你了,正好有两天休息调整期,就来看看你。”他看向蔷若眼神里的温柔,简直可以实质化显出来了。


“精市真是的,对你说了多少次要注意休息,非要跑来东京。”嘴里虽然埋怨着,但谁都能看出来,蔷若看向眼前的少年时,内心有多么高兴。


“是是,我的错,但毕竟是为了来看蔷若,你就原谅我吧。”少年宠溺得摸了摸蔷若的头发,然后看向黄濑,“这位是?”


“啊,我给你介绍,这位是黄濑凉太,我们是一个班的朋友。黄濑君,这位是幸村精市,我国中时的朋友。”


“你好,幸村君/黄濑君。”


幸村精市嘴角含笑,眼睛看向黄濑,口中却饶有兴趣地问蔷若,“蔷若,这位黄濑君不会是你男朋友吧?”


“精市你胡说什么呢,我和黄濑君是朋友关系!”没等黄濑说什么,蔷若就急着辩解,那副生怕幸村精市误会的样子被黄濑看到了眼里。


“幸村君你误会了,我和小蔷若只是朋友而已。”虽然说出这话黄濑并不高兴。他能看出来,这两人虽然不是情侣,但是感情比情侣更深刻。


“既然小蔷若已经有了护花使者,我就可以走了,小蔷若,周一学校见,幸村君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融入不进去气氛的感觉十分难受,看到蔷若对幸村那么亲近,心里更是一阵酸楚,和刚才不愿分开不同,现在黄濑只想离开。


“那好的,路上小心黄濑君。”


“很高兴认识你,路上小心。”


精市跟着蔷若回到家,刚一进门还没等走到客厅,他就把蔷若抵在了玄关墙上,“说,最近有没有想我?”


蔷若双手揽住精市的脖子撒娇着,“想,怎么可能不想,你都不知道我见到你有多高兴……”说着说着,竟是快要哭出来了。


“傻瓜,我也想你。”精市轻轻的笑了,低头准备去吻想念了许久的唇,蔷若也微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
但是吻却迟迟没落下来,蔷若疑惑的睁开眼,幸村精市看着她,问道:“黄濑君是不是你男朋友?”


“笨蛋精市,我不是已经说了吗?不是!”蔷若有些恼,一拳捶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
“哦?那你们手牵手走在一起做什么的?”幸村精市双眼一眯,手抬起了蔷若的下巴来回抚摸着。


“原来你看到了……”蔷若撇嘴,“原因解释起来很麻烦啦,总之我和他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不信拉倒!”


“噗嗤……”精市被逗笑了,“出现了,蔷若可爱的恼羞成怒。”


“不过算了,”幸村精市缓缓低下头去吻蔷若,“反正你是我的。”


看着精市的唇越来越近,蔷若脑里却突然闪过了黄濑的脸,想起了差点吻上自己的黄濑,平时自信洋洋的黄濑,今天一改常态害怕自己生气的黄濑,离开时不知为何看起来不高兴的黄濑。


奇怪,这时候怎么想起黄濑君了?


蔷若疑惑的想着这个问题,伴随着精市的吻落了下来,闭上了眼睛。



伤疤(BG 主黄濑×女主 次赤司、幸村×女主 )

9、


黄濑家是一套两层带院的房子,装修简单又不失别致,能看出来家里人的良好审美。走进院子,一条大大的金毛犬跑了过来,直接扑到了黄濑的怀里。

“哎呀蛋卷别闹,有客人在呢,先给客人打个招呼。”黄濑拍着金毛的身子说道。

“Hello,原来你叫蛋卷啊,好可爱,抱抱好不好啊~”蔷若一改平时淡定的模样,兴奋地对着大金毛说着,就差直接上手行动了。


“汪汪汪~”金毛犬一向热情又乖巧,蛋卷把两只前爪放在蔷若的手上,一个劲的摇尾巴表示开心。


“真乖,真是好孩子!”蔷若咯咯的笑着。

“小蔷若,蛋卷从来没有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那么热情,看来他很喜欢你呢。”


“黄濑君家的蛋卷那么可爱,我也超喜欢它的。”蔷若看起来有些兴奋过头了,脸蛋红扑扑的,十分迷人。


黄濑突然很想凑过去亲亲蔷若,但他知道这是很失礼的,所以就把这股冲动忍了下来。


“对了,今天家里人不在,就我们两个人,小蔷若不需要拘束。”黄濑说着。

“呃……好的。”其实只有她和黄濑两个人在的情况,才更让蔷若拘束呢。


①将洋葱和小培根切碎,平底锅煎炒。

②放奶油,等洋葱和小培根的香气爆出来,放入小牛肉,一直炒到洋葱变成焦糖色。

③放入面粉略炒,倒入牛奶和高汤煮成粘稠状,加一些黑胡椒粉调味。

④法棍切片加烟熏芝士片,放入烤箱,预热200度烤5分钟,到芝士熔化。

奶汁烤洋葱汤大功告成。

“超好吃啊,小蔷若你的手艺真是太棒了,比餐厅的还要好吃!”黄濑眨眼便吃光了,特别崇拜的看着蔷若。


“黄濑君你就不要夸我了,不然我会当真的。”


“我没有乱夸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”黄濑认真的说,“虽然比不上小紫原在吃方面的专注,但是我也从不会在食物方面说谎的。”


“谢谢黄濑君,我很高兴。”自己下厨做出的食物,得到别人的赞美,确实是一件高兴的事。


吃过饭后,两人坐在沙发上随意看电视聊着天,蛋卷趴在沙发前的地上,小眼睛咕嘟嘟的转着,看着它的主人和主人带来的客人。


“小蔷若的厨艺怎么会那么好呢?是对厨艺有着很大的兴趣吗?”


“不是,其实是被逼出来的。”蔷若吐槽着,“因为我父母经常出差,只能自己动手填饱肚子,而且……”蔷若话突然停了。

“嗯?而且什么?”黄濑好奇的问道。


“没什么,”蔷若笑着摇头,“而且自己做饭会比在外面吃更省钱。”


“哦哦,有道理,确实是这样。”黄濑也赞同到。


“而且……因为精市很喜欢吃,为了他,我会的料理也越来越多。”蔷若在心里念着,那一瞬间,她突然很想念幸村精市。


酒井蔷若在想念着幸村精市,黄濑凉太在看着酒井蔷若。


黄濑并不知道此时的蔷若在想些什么,他只是突然发现,原来蔷若的琥珀色眼睛竟然能那么漂亮,眼珠转动中,像是一池柔静清澈的湖水在缓缓流动,水波仿佛要直接荡进他的心底。


眼明正似琉璃瓶,心荡秋水横波清。


只是不管蔷若在想些什么,她那双眼眸里都没有黄濑的存在,想到这里,黄濑突然心里十分不舒服。他嫉妒,嫉妒能霸占蔷若思想的存在,不管那个存在是人还是事物。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开始接触蔷若的目的,他要征服她,占有她,让她的眼里只能自己。


“小蔷若……”黄濑嗓音低沉又沙哑,缓缓念出来对方的名字。


“嗯?”回忆被打断了,蔷若听到黄濑叫他,转头看向黄濑。


吻她,想吻她。黄濑心里这样想着,身体也正向这个想法实施着。他站起身,双手扶在蔷若肩膀两侧的沙发靠背上,身体缓缓朝着蔷若靠近,标准的壁咚姿势。


蔷若的瞳孔猛然放大,大脑瞬间短路,她看着黄濑的脸越来越近,一时竟然忘了反抗。